奇犽

心裡明明是百感交集,卻有說不出的苦衷……………

第一回[黑暗的世界]

電擊、毒藥、嚴刑拷打、鮮血……,但是,這一切,還只是開端。
「我根本不想殺人」雖然心靈深處,有一絲絲這樣的想法,可是雙手已經麻痺,再也停不下來。

也難怪,生長在揍敵客家的奇犽,早已習慣這些別人所厭惡和害怕的的事,雙手沾滿鮮血,也不以為然。

漸漸地,「我根本不想殺人」這句話,也從奇犽心靈的某處消失了…………



一個暴風雨的夜晚,奇犽又接到了席巴派給他的新任務,就是到席列村去暗殺一個叫做費利安的男人。

據說這個任務是一個龐大的企業商家,因為被費利安這個男人陷害,因而破產宣告倒閉,

因此,企業商家的老闆懷恨在心,出了五億請揍敵客幫他殺掉費利安,以洩心頭之恨。

奇犽接到任務之後,從容地走出了揍敵客家,準備暗殺他的獵物。



  席列村號稱「貴族的寶石」,由於這裡以前是貴族居住過的地方,

貴族們死後,都會將他們的寶石藏在黑色的陶器中,每一個陶器都刻有歷代祖先的記號,

有很多挖掘者都來這裡挖到了不少寶石,據說一顆寶石最少也值三百億,是十分龐大的數字,

也因此吸引了更多的挖掘者到這裡挖掘寶石。



奇犽來到了席列村,他對於寶石一點都不感興趣,晚上的奇犽,視力更易於常人。

他,決定在夜晚行動。奇犽走路的聲音,小聲到和葉子掉進水裡的聲音差不多;

於是,當他發現獵物時,就小心地跟在後面。這時已經到了夜晚,只有在夜晚才出現的昆蟲、猛獸,

現在正是他們活動的時刻。奇犽跟蹤費利安,一路跟到了森林裡。



「差不多該動手了…………」奇犽的手立刻改變了形狀,銳利如刀的指甲在月光的照射下,顯得更陰森恐怖。

等天上的雲把月亮完全遮住時,奇犽就動手了。
費利安慘死在森林中,沒有人知道他是怎麼死的,只知道,他沒有了心臟………
「任務結束」奇犽利用揍敵客專用的行動電話通知席巴。

「好了,做得很好,你可以回來了。」席巴說。奇犽便回到了揍敵客的家中。

 

 

或許,只有自己,才能解救自己。但有時候,自己卻像隻無依靠的小鳥,等待別人的協助…………………

第二回[出走]

已經是早上了,奇犽回到了揍敵客家,推開了十六噸重的三道門,

一進去,就接到總管梧桐的通知「奇犽少爺,席巴老爺找您」
奇犽「哼」的一聲,走到席巴的房間去。


「奇犽,你大哥伊耳謎已經去執行下一個任務了,現在我要派給你另一個任務,就是去殺…………」

「不要!」奇犽打斷了席巴的話。

「我說我不要!」不知是哪來的勇氣,連奇犽自己也不知道,他感覺到內心深處有一股力量正在波動著,

雖然他自己也不知道這是怎麼一回事,只知道他闖禍了,就是,跟席巴頂嘴。

 

不過,很意外的,席巴並沒有生氣,而且還對奇犽說:

「我想你可能是太累了,好吧,我就讓你休息幾天吧」等席巴說完後,奇犽也沒有表情,只是默默的走回自己的房裡。

當天晚上,奇犽在床上翻來覆去,卻怎麼樣也睡不著。突然,今天早上的那股力量,再次浮在奇犽的心頭打轉著,

奇犽很驚訝,但是那股力量彷彿在指引奇犽一般。

不知道為什麼,奇犽的腦海裡閃過了一個念頭

「我要離開這裡,這個家,我再也待不下去了」



奇犽便收拾好行李,準備離開這裡。
「站住!奇犽,你想去哪裡?」眼前站著一位長得很高的女人。

「啊!媽媽!」原來那個女人就是奇犽的母親。

「我不准你離開這裡半步!」奇犽的母親狠狠的說。

「讓開!我要離開這裡!」奇犽也不甘示弱。

「糜稽,快來幫我的忙」奇犽的母親用行動電話,找奇犽的二哥糜稽幫忙。

不一會兒,糜稽一手抓著洋芋片,一手拿著武器,慢慢地走過來了。

「你想要走啊?膽子可真不小,我看你是活膩了」糜稽陰險的說。

「活膩的人是你們」奇犽立刻改變了手的形狀,伸出尖尖的指甲,給他們兩人狠狠的一擊,

敵不過奇犽的兩人,被打傷倒在地上。奇犽便趁機溜出了揍敵客家。

「我要到一個我們家人永遠找不到我的地方」奇犽翻開了地圖,仔細的查閱著。

「啊!有了,就是這裡。我看看,嗯,鯨魚島……」既然定好目的地,奇犽就馬上準備前往鯨魚島了。

 

 

早晨的陽光,總是那麼的耀眼;夜晚的月光,總是那麼的柔和。你和我,將經歷一段命運的安排……………

第三回[相遇]

一陣搖搖晃晃的,驚醒了睡在飛行船裡的奇犽,奇犽揉揉眼睛,看了看四周,

原來鯨魚島已經到了,他迫不及待的下了飛行船。

「哇!這裡的空氣真新鮮,感覺真好」奇犽用雙眼在他可以看到的範圍內巡視了一遍,

當他往小河那邊看時,看到了一個年齡跟他差不多的少年。

少年手持釣竿「咻」的一聲,把釣竿揮了出去。

不到一分鐘,看見少年興奮地把釣竿從河裡拉起

「太好了!又上鉤了」少年流露出高興的神情。

奇犽從來都沒有釣過魚,也沒拿過釣竿,於是好奇的走到少年旁邊,看他釣魚。

少年看見了奇犽就對他說

「你也想試試嗎?」

「嗯,我沒釣過」,少年便將釣竿遞給他。

「你是從外地來的吧?我的名字叫做小傑,你呢?」

「奇犽」

「奇犽?很好的名字」小傑微笑的說。

奇犽將釣竿揮出,學著小傑剛才的動作釣魚,不一會兒,就有魚上鉤了。

「奇犽,你很棒呦!才剛學一下子就會了」小傑誇讚奇犽。

奇犽以前除了殺人被誇讚過,從來沒有因為做其他事而被誇讚,

所以聽到小傑這麼說時,覺得有點不好意思

「喔,還好啦」奇犽說。

之後,兩人就坐在蘋果樹下烤魚。

小傑撿了一些木柴堆在一起,又生了個火,把魚用樹枝串起來,放在火上烤。

烤魚發出了「滋滋」聲音,已經可以聞到香味了。

「對了,奇犽,你自己一個人來嗎」

「嗯,應該算是離家出走吧」

「喔?那你父母是做什麼工作的呢?」

「殺手,我們全家都是殺手」

「真的嗎?」小傑好奇的問。

「怎麼?你不會害怕嗎?」

「不會,我想要多了解一下奇犽你」

「是嗎?為什麼」奇犽看著小傑,不解的問。


茫茫人海中,我發現了你,但願這首旋律,能在屬於我們的世界中迴響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第四回[我跟你是朋友]

小傑繼續說:

「因為,在這個鯨魚島,沒有和我年紀差不多的小孩子,都是年紀比我大的」

「原來是這樣,小傑,你的家人又是怎麼樣的人呢?」

「我媽媽在我很小的時候就去世了;我爸爸是職業獵人,幾乎從來都沒回家過」

「哦?那你不會寂寞嗎?」奇犽問小傑。

小傑搖搖頭,說到:

「不會,因為我們家還有米特阿姨和婆婆,米特阿姨就像是我的親生母親一樣,至少我一直是這麼認為的。對了,魚已經烤好了,快吃吧」

兩人便拿起魚,往嘴巴裡送。之後小傑還跟奇犽講了很多米特阿姨還有他自己事。
奇犽也聽得津津有味,不時發出「哈哈哈」的笑聲,這也是奇犽第一次綻放的笑容,更是奇犽第一次敞開心胸和別人聊天。

「奇犽,要不要到我家來玩?」小傑邀奇犽到他家。

「就這麼辦吧,反正我也想看看你說得那個米特阿姨」奇犽說。奇犽很想就這樣一直跟小傑在一起。

 

小傑帶奇犽到他們家。「米特阿姨,我回來了!」小傑拉著嗓子。
「回來了啊?今天去哪裡去那麼久?」米特從屋裡走出來。
「啊!你一定是小傑的朋友,快進來吧」米特看到了站在小傑旁邊的奇犽,

奇犽看了看米特阿姨。嗯,果然跟小傑說的一模一樣,有媽媽的味道。

「打擾了」奇犽走進屋裡。

米特阿姨問奇犽:「你是從都市來的小孩子對吧?叫什麼名字呢?」

「我叫做奇犽」

「奇犽,你和小傑玩了一天,快去洗澡吧,我叫小傑帶你去。」

於是小傑拉著奇犽,對奇犽說:

「奇犽,快走吧,如果不洗的話,米特阿姨就算用綁的也要把我們綁到浴室裡去」

「嗯,好可怕的女人」

「奇犽,小聲一點,別被米特阿姨聽到了」

兩人說完就走進浴室裡,可聽到「啪啦啪啦」的水聲,還有小傑的笑聲和奇犽的笑聲。

「唉,他們八成是在玩水吧,等他們出來得好好說說他們」米特說。

婆婆笑著說:「我看不用吧,小孩子就是要讓他們好好的玩」

「媽,你也真是的」米特對婆婆說。

兩個人洗完澡之後,米特就叫他們來吃晚飯。

「哇!今天的菜好豐盛。嗯,好香喔」很小傑高興。

「難得你的朋友第一次來我們家,當然要準備最豐盛的菜招待他啊」米特把菜端上桌。

 

 

生與死只是一瞬間,每個人都沒有權利決定別人的生死……………

第五回[森林中的槍聲]

吃過晚餐後,米特催促小傑和奇犽趕快去睡覺,

兩人上了樓,舖好床之後,由於一天太過疲累,所以很快就進入了夢鄉。

這一晚,大家都睡得很安穩,鯨魚島上一片寧靜,

但是,這股寧靜的氣息並不持久,深夜中,忽然「砰」傳來一陣槍聲 ,

奇犽和小傑被驚醒,反應快的小傑喊到:「一定是盜獵者,奇犽,我們快走!」

夜晚的鯨魚島特別的暗,幾乎看不到東西,

小傑沿路利用嗅覺去感覺味道,奇犽則跟在小傑後頭,兩人快速衝刺著。

當小傑和奇犽正以最快速度跑時,兩人又聽到一陣槍聲。

「就是那裡」小傑大喊,一個黑影聽到了小傑的聲音,急忙要走。

「別跑!」奇犽衝過去給那個黑影一記側踢,那個黑影被踢到之後,搖搖晃晃得逃走了。

「可惡!被逃掉了」奇犽很不爽。

「奇犽,你看這邊!」小傑指著地上的血。

奇犽轉過頭看,只見一隻大隻的母狐熊躺在血泊中。

「他已經死了」奇犽摸了一下母狐熊的脈搏。

「奇犽,這隻還沒死」小傑手中抱著一隻還在死亡邊緣徘徊的小狐熊,

「快點!我們得救牠!」小傑抱著小狐熊,飛也似的跑回家,

「等等,小傑!」奇犽也追過去。

「米特阿姨!快救救牠」到家之後,小傑緊張的說。

「我去找醫生來!」米特看到了小傑手中的小狐熊,連忙奪門而出,找醫生去了。

幾分鐘之後,米特阿姨帶著醫生回來了。

「小傑!快讓醫生看看牠」

「嗯」小傑把小狐熊放在米特準備好的毯子上。

醫生慢慢的說:「我叫做…尼特羅,是鯨魚島上的……醫生」

「好了,不要再自我介紹了,快救牠」米特大吼。

醫生便慢慢地把醫藥箱放下,然後看了一下小狐雄說:

「咳咳…牠中的是…槍傷……子彈的碎片還留在…體內……又失血…過多……我看八成沒救了……我要回去了」

「混蛋!!!」米特一拳就把醫生打飛。

之後又說:「先幫牠止血」小傑、米特阿姨、婆婆這三個人都急急忙忙的幫小狐熊止血;

只有奇犽,站在牆邊沉默不語,看著那三個人。

過了五分鐘,米特說:「血是止住了,但是殘留再體內的子彈碎片拿不出來」

「牠會死嗎?」小傑問。

「這就要看牠的生命力和運氣了」米特緩緩的說。

即使是止血了,小狐熊還是很痛苦的樣子。

氣氛一下子便得很凝重,大家都沉默不語。

過了一會兒,奇犽開口說話了:

「牠已經沒就了,活不過今晚,與其讓牠在這裡做臨死前的掙扎,還不如讓我送牠上西天,牠也死的痛快」

奇犽的手改變了形狀,尖銳的指甲,讓小傑一家人嚇了一跳。

「不可以!」小傑連忙阻止。
「放心,牠不會有感覺的,只要一秒鐘………」奇犽把尖銳的指甲對準了小狐熊,準備要下手時,

「啪!」一聲,米特一巴掌打在奇犽臉上。
「沒有人……沒有人能夠決定別人的生死,誰都沒有權利奪走別人的生命,

小狐熊現在正努力的活下去,難道你連這個都不懂嗎?生命是這個世界上,最寶貴的東西!」米特的眼角,已經沾滿了淚水。

奇犽的腦,頓時一片空白,沒有感覺,沒辦法思考。

腦子裡忽然浮現出揍敵客家人的面孔,還有席巴曾對奇犽說的話:

在死亡邊緣徘徊的人,乾脆就給他一死,讓他死的痛快,就當作是做善事,哈哈哈……。

又想到哥哥曾對他說:沒用的人,沒資格存活下去……。

還有母親說的:強者生存,弱者就得死………。

這些話,一直盤旋在奇犽腦海中。

「奇犽!」小傑的聲音,打斷了奇犽的思緒。

奇犽看了看小傑,再看看米特阿姨。 

 

 

敞開心胸吧,我願和你展翅高飛,飛向有陽光的地方,影子不再是影子,而是耀眼的光………………

第六回[覺悟]

「對啊,生命是無價的」奇犽彷彿想到了什麼似的,把手刺進了小狐熊的體內,
在場的人,通通都嚇了一跳,冷汗直流。
「我把子彈的碎片拿出來」奇犽把子彈拿出來給他們看,

「謝謝你,奇犽,照這樣的情況看來,只要敷上藥就可以了」

米特確認奇犽手上拿的是子彈的碎片後,一邊向奇犽道謝,一邊從醫藥箱拿出繃帶和藥。

早晨的太陽,耀眼的讓人睜不開眼睛,小狐熊的健康狀態也漸漸好轉。

小傑對大家說:「我們去幫小狐熊的母親做一個墓吧」

「就這麼辦」米特很贊同。

小傑抱著小狐熊,和奇犽、米特三個人,到了母狐熊死掉的地方,把牠埋起來,

並做了一個墓,上面放了一塊石頭,小狐熊似乎在為母親哀悼,一直在母親的墓前打轉,

米特在母狐熊的墓,放了一束花。

「謝謝你,奇犽」小傑笑著對奇犽說。

「為什麼要謝我?」

「如果沒有你,小狐熊也不可能活下去」小傑很肯定的說。

「奇犽,昨天打了你,真是對不起,我們都很感謝你」米特說。

「沒什麼好謝的啦,小狐熊沒事就好,好啦,我們一起去吃東西吧」奇犽有點不好意思的說。

「嗯,我肚子也餓了」小傑抱起小狐熊。

「好!我們回去吧!我會做很好吃的東西給你們吃的」米特將手擺在背後,轉身就走,小傑也跟在後面。

「奇犽!你還站在那裡做什麼?我們不等你囉!」小傑回頭對奇犽說。

「喔!我來了!等等我啊!」奇犽快速地向小傑跑去。

小傑,其實我才要謝謝你,也謝謝你的家人,是你們教會了我生命的道理,能夠遇見你們,真的是太好了……………

 

BY 椹束  

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恰波 的頭像
恰波

HUNTER X HUNTER

恰波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2)

發表留言
  • 有趣又好玩4
  • 請點左3上方小7房4子看看唷

    歡迎大家來看看唷0
  • 涵慕
  • 寫的真好,尤其是奇犽和小傑的友誼