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ntitled_by_s_i_n_0708-d5vprtc  

很有趣的~
建議西索迷不看比較好~
惡搞西索
幫助大家瞭解西索的故事


一個冬天
旅團在一片廢樓區集中
西索很無聊,決定去找瑪奇。於是來到了一棟樓的十樓,瑪奇的房間,瑪奇不在。忽然西索聽到兩個腳步聲。做賊心虛,躲進了一個櫃子裏。並用了完美的“絕”

然後瑪奇和信長走了進來。信長:“瑪奇,把你那個能凍大冰塊的大冰櫃借我好嗎,小滴要做冰燈。”
瑪奇:“可以,反正那天搶來後,我也沒什麼用。(就是現在裝西索的那個大櫃子)”
信長:可是怎麼用啊?瑪奇:“很簡單,像這樣,通電,接上水,按一下。過一分鐘……(西索被凍進冰塊)”信長:“哦,這麼簡單。”正要搬走,忽然聽見門外窩金大喊一沖進來:“信長!!說好去劫道,放我鴿子,害我等了一個小時。”一拳砸過來。信長一閃,砸到冰櫃上。冰櫃由H高變為H/3高。冰塊一地
信長:“不好意思,打架輸給佛蘭克林了,幫他做一件事…………”
瑪奇:“(怒)我的房間……冰塊……這個大垃圾(櫃子)快點幫我處理掉!” 窩金:“對不起啊~”把冰櫃一腳踢出窗外。(十樓……)

半個小時後,西索爬到剝剝霍夫的房間,推開門,剝剝霍夫不在。於是他自己找到繃帶,包紮好。剛走到門口,剝剝霍夫推門進來了,西索順被夾到門後。 剝剝霍夫:“??門後怎麼有一面鏡子?”沒太在意,走進房去。

西索艱難的想回房間休息,中途遇到俠客。俠客:“你好,剝剝霍夫。”
西索:“………我是西索”
俠客:“西索………?”兩個人擦肩而過的一瞬間,西索感到自己被插上了什麼東西,然後就不能動也不能說話了。俠客:“哈哈,被我抓到了吧。想混進旅團?西索不是這個樣子的。插上我的天線,就要聽我的話,說,你的真實身份是誰?”西索:“……西—索……”俠客:“!!居然能抵抗我的控制!!那我再插一個天線……”半個小時後,西索身上插滿了天線。

這時,飛妲經過:“俠客,練插花啊?”俠客:“抓到一個間細,不肯說實話。”飛妲:“這還不簡單,拷問一下不就知道了…………”(西索被帶走)三個小時後,飛妲的房間。考慮到眾西索迷的感受,不對西索的外型做具體描述。(實際上是沒法描述)芬克斯走進來:“飛妲,我的沙袋壞了,你有沒有什麼重物”“重物?”飛妲看看旁邊的一堆繃帶:“這個拿去吧”芬克斯提了提:“好像不夠重”飛妲“你可以去找團長,他最近抓了很多老鼠。”

團長房間。芬克斯:“團長,聽說你最近抓了很多老鼠”團長:“我最近得到兩個新能力。1.‘放屁鼠’用這個處理過的老鼠受到物理攻擊,會從肛門放出氧氣,並伴有十分有質量的屁。2.‘氧氣袋’具現化出的十分結實的袋子,充滿氣後只放出氧氣,和“放屁鼠”一起使用最近我的房間空氣好多了……”芬克斯“我的沙袋壞了”團長:“給你N百隻老鼠和一個大袋子。記住,袋子只能用T時間,到時間前,馬上扔掉………”

T時間後西索在遠郊的鼠屍堆裏堅強地站了起來(西索是無敵的!!!)具說那片土地因為放屁鼠原因,三年內什麼都沒長。西索艱難的回到樓區的A樓。

庫嗶在路上遇到小滴:“小滴,我的洗髮水忘在A樓了,剛才在A樓練習,複製了好多門,上上下下連的亂七八糟,不敢進了,怕迷路…………”(西索:出口在哪???…………)小滴:“好的,(把吸塵器伸進樓)凸眼金魚,把裏面的東西都吸出來。”於是,庫嗶的洗髮水,西索的衣服,西索的褲子……就都吸出來了,(可憐啊,大冬天的)

派克諾妲正在A樓對面研究豬的記憶,“小豬,:),你最愛吃什麼?(摸了一下豬的頭。)??什麼答案?什麼叫‘青澀的果實?’‘美味’?算了”
把這個記憶裝進槍裏,隨手打到窗外。

西索剛打開一扇莫名其妙的門,什麼東西飛進了他的腦袋…………

從此以後:
西索隨身攜帶撲克牌,做事前總是先算一命。並自創一套“疊紙塔”算命法。
穿的很奇怪,生怕別人認不出自己
練習輕薄的假像,受傷後馬上在外觀上恢復原樣
不怕疼
不介意在公共場合脫衣服
對噴香水的人(如雷歐力)總是手下留情。
喜歡“青澀的果實”…………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恰波 的頭像
恰波

HUNTER X HUNTER

恰波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